华体汇体育App(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华体汇体育App(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一季度增收不增利 动力电池企业掉进产业链“夹缝”

一季度增收不增利 动力电池企业掉进产业链“夹缝”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濮振宇

今年以来,动力电池企业普遍陷入营收增长但利润却下滑的窘境。近日,A股5家动力电池上市公司相继发布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宁德时代、国轩高科、欣旺达、亿纬锂能、孚能科技营收均保持增势,其中4家的同比增幅超过100%。

营收增长并不令外界意外,背后是电动汽车终端市场需求的井喷。而在营收普遍增长的同时,五家企业一季度的利润均出现下滑,其中孚能科技更是处在亏损的状态中。

对于净利润下降,宁德时代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蒋理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回应称,2021年以来,新能源行业上游原材料价格快速增长,行业的电池成本压力逐渐增大。为了维护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的健康良性发展,宁德时代在价格上非常谨慎,前期选择了自己来承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

亿纬锂能也在财报中提到,“在上游材料价格急剧上涨、经营面临巨大压力的前提下,公司作为行业骨干企业,未采取激进的价格策略”。在日前电动车百人会论坛上,孚能科技高级副总裁张峰也表示,“最近电池企业的日子很难过,主要是受到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此外,欣旺达高层也在业绩说明会上称,现在动力电池上游原材料涨价是行业性问题。

进入4月以来,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势头虽然一定程度得到遏制,但价格仍然处于高位。面对持续性的压力,已经有越来越多动力电池企业开始将原材料成本压力更多向下游整车厂传导。不过,这只是一种效果有限的措施,并非长久之计。

喜忧参半的业绩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营业总收入为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欣旺达营业收入为106.2亿元,同比增长35.11%;国轩高科营业收入为39.16亿元,同比增长203.14%;亿纬锂能营业收入为67.33亿元,同比增长127.69%;孚能科技营业收入为15.29亿元,同比增长317.09%。

营收增长依靠的是下游需求旺盛。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动力电池产量为100.6GWh,同比增长206.9%;动力电池销量为65GWh,同比增长172.6%。;动力电池装车量为51.3GWh,同比上升120.7%。

从市场排名来看,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以25.51GWh的装车量位列国内第一,市场份额达到49.75%,国轩高科以2.57 GWh的装车量位列第四、亿纬锂能、孚能科技、欣旺达分别位列第七、第八、第九。

增收同时,五家电池企业均未实现增利。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4.92亿元,同比下降23.62%;欣旺达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492.32万元,同比下降26.13%;国轩高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220.37万元,同比下降32.79%;亿纬锂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21亿元,同比下降19.43%;孚能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2.44亿元。

利润下降直接原因是原材料的涨价压力。数据显示,从2021年初到今年3月,正极三元锂材料均价从12.4万元/吨上涨至36.8万元/吨,涨幅为196.8%;磷酸铁锂材料均价由4万元/吨飙升至16.2万元/吨,涨幅为305%;三元锂电池电解液平均价格上涨146.2%;磷酸铁锂电池电解液平均上涨190.2%。

上述每一项原材料的价格变化,都会显著影响动力电池的成本。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马小利表示,按照行业平均情况,正极材料占到了动力电池材料成本40%,负极材料占到15%-20%,薄膜占到15%-20%,电解液占到15%,粘结剂等其余材料占到约10%。

短期靠向下涨价

为了缓解原材料成本高企的燃眉之急,越来越多动力电池企业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开始宣布调涨产品价格。

蒋理表示:“确实因为今年以来(原材料)涨幅实在太太快、太猛,已经远超合理的价格水平,宁德时代不得已,跟主要客户来进行友好协商,大家来一起来面对供应链压力,对价格进行动态调整。”

亿纬锂能方面也宣布,已和主要客户进行价格讨论,达成了共识。欣旺达方面也表示,根据不同的客户、项目以及产品结构的情况,已对售价做出相应调整,上涨幅度参考行业龙头公司的水平。孚能科技副总裁张峰则在电动车百人会论坛上称,孚能科技也跟客户进行第二轮磋商,希望和客户对原材料价格的涨幅进行分摊。

为何在已经宣布涨价的情况下,动力电池企业一季度净利润仍明显下滑?招银国际研究部经理、汽车行业分析师白毅阳表示,动力电池产品有一个调价周期,像宁德时代这种,应该是今年二季度才会真正大规模涨价,所以其一季度成本仍然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明显影响。

但涨价对动力电池企业来说并非长久之计。今年1月、3月,为了释放电池等物料端的成本压力,整车厂已经分别启动了两轮针对电动汽车的“涨价潮”,市场终端售价提高的车型累计超过40款,单款车型最高涨价超3万元。“涨价潮”会增加消费者购车成本,打击其购车积极性。

除了影响消费者积极性,动力电池涨价措施本身效果其实也有限。在白毅阳看来,目前电池厂扩产都比较激进,很多车企也逐步形成了电池多元供应体系,因此电池厂议价能力相比过去有所减弱,因此原材料成本压力预计无法完全传导给车企,电池厂仍会承担一部分。

长期靠布局上游

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暴涨的直接原因,在于上游供应量的相对不足。行业普遍认为,供应相对不足既与下游需求爆发有关,也与上游部分贸易商乃至原材料生产企业的炒作有关。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本轮原材料价格超常规上涨,背离了正常供需关系,属于非理性上涨,存在炒作方为抢抓锂产能扩张前的最后窗口期,囤积居奇、蓄意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而很多动力电池企业,为了避免遭到上游企业的“压榨”,选择加强在产业链上游的布局,以保障原材料的供应并提升在上游的话语权。

2021年4月,宁德时代宣布入股洛阳钼业在刚果(金)的铜钴矿项目。2021年9月宁德时代宣布已就收购加拿大锂矿企业Millennial Lithium达成协议,后者在阿根廷拥有超1万公顷的盐湖。今年4月,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宜春时代又购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探矿权。

不仅宁德时代,其他动力电池企业在“采矿”方面也不甘示弱。2021年7月,亿纬锂能宣布其控股股东将收购大华化工29%股权,后者手握大柴旦盐湖采矿权。今年3月,国轩高科公告称,拟在肥东投资建设动力锂电池上游原材料及电池回收等项目生产基地,计划总投资120亿元。

不过,“挖矿”等上游布局并不能迅速见效。“我们在供应链布局上一直在努力做一些工作,包括跟上游企业的长(期)协(议)、合资合作等,但是一方面由于矿产资源开发和开采需要一定时间,另外一方面也是我们自己的动力电池出货量增长非常快,所以(目前)看来确实我们还受一些影响。”蒋理说。